谁夜持山

圈名喻九州,目前主全职,基本全员而且什么都吃,产粮不定好勾搭,是个只会在各位太太们身后喊"666"的小透明。

【刘卢】我愿相信,爱有奇迹—刘卢繁殖基地第五弹

BGM—蓝色土耳其(周传雄)

———分割———

0.

"小别前辈,又要走了吗?"少年在那个脖子上挂着绿色耳机的青年身后轻声问。

"嗯,要走了。"青年也小声回答他,可能是因为声音过小,传到少年耳中的感觉格外温柔——他从不曾有过的。

"小别前辈……"

"好好照顾自己,这是最后一次——

然后,再见了小鬼。"

"小别前辈,"少年的声音隐隐带了哭腔,"真的没有余地了吗?"

青年沉默许久,终是踏开脚步,走向前方。

"不可能的。"

少年看着青年在提示登机声里远去,一步步地消失在机场的人海之中,从那个晃动的熟悉的身影直到连他都找不到踪迹。他期盼着他能够回头,哪怕就只有一次,但是他没有。他前进的步伐依旧坚定,坚定到了甚至有些生硬的味道。耳畔是他的声音,一直回响,刚刚认识时的,一直到刚刚的……

还有那一句"不可能的"。

第十五赛季,微草战队刘小别宣布退役,同年蓝雨战队卢瀚文接任队长职务。

荣耀的那些人,不知所踪的还是多了一个。

1.

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?

在一次联盟聚会中卢瀚文看着轮回的牧师带着他的妻子,他们的一个眼神,一个微小的动作都牵动了这个孩子的心,带着孩子推开另一扇世界的大门——是爱的世界。于是他想问,他也去问了。

"方前辈,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?"

"什么样的啊……"方明华想了想,"这种感觉说不清,大概是你见到她,你的心跳你的反应都与你平常见人不同吧。想见到她,想和她在一起,无论到什么时候。"

"喜欢,是特殊的,也是甜蜜的。"

卢瀚文目送着他们远去,心里却泛出一丝特别的情绪,极快地消失甚至让他体会不到是什么感觉。只得低下头,转身,离去,然后撞到了人。

"喂小鬼,你走路都不看路吗?"身穿绿色运动服的人有些不满地说。

"刘小别前辈!"卢瀚文突然紧张起来,"有没有受伤?"

"没有,下次走路注意点,"刘小别看了一眼卢瀚文,叹了口气,"疼不疼?"

"不疼!小别前辈一说就好啦!"

卢瀚文知道刘小别对自己而言的特殊性,但是他从未想过那个禁忌的方面,直到这一天。

2.

"卢瀚文,我喜欢你。"

深夜里,卢瀚文按开微亮的手机屏幕,熟悉的声音传入耳畔,似乎空气也在那一瞬间凝结。

"小别前辈……"

电话挂断了。

3.

刘小别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卢瀚文的,或许是刚见面的时候一见钟情,又或是在相处中日久生情,无论是哪个结果他都确确实实地喜欢上了卢瀚文——这个对家的小孩子。

"想让人知道就去告白,这个样子算什么啊。"袁柏清到很是无奈的样子给刘小别做起了教育性的指导。

"你行你去。"刘小别倒是没有什么好声气。

"又不是我喜欢……"袁柏清没好气地瞪了眼刘小别也不再作声。

4.

刘卢两人再次相见都特别有默契地没去谈那天晚上的事,这对于卢瀚文,甚至刘小别都是有些过于成熟的决定。

时间在流逝,慢慢地走过共同的时光,曾参与过的曾针对过的也终要成为回忆,也注定成为回忆。

"小鬼,"刘小别在退役前夜给卢瀚文打了一个电话,"我明天退役。"

"小别前辈退役后有什么打算?"

"离开这里吧。"

"小别前辈,我能送你一程吗?"

"……好。"

5.

自刘小别走后,卢瀚文每一个夏休都会去找他。他为他走遍北京,走遍中国,甚至想要走遍世界。

也有人问过卢瀚文,他对你就那么重要吗,而卢瀚文只是笑笑,一米八的大男孩笑的像个三岁的得到糖果的小孩子。

"是呀,小别前辈,对于我是最重要的人。"

而这次的地点,卢瀚文选择了苏黎世——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场地。他站在举办过比赛的场馆前沉默许久,刚刚要转身离开却撞到了某个人。

"啊啊抱歉……"

"下次走路注意点,小鬼。"


评论(31)
热度(50)

© 谁夜持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